「怎么在家里赚钱」男童遭虐待与猪共处母虐子头上满是伤疤 亲生儿

发布员, 信息 网赚教程 2020-07-16 13 次浏览 没有评论

每位孩子都是一位天使,特别的纯洁善良又可爱,都应该享受着最温暖的爱,可是有些孩子却是那么的不幸,男童遭虐待与猪共处,7岁了还不会说话,这都是怎么回事呢?接下来就与维度女性网小编一同去看看男童遭虐待与猪共处母虐子头上满是伤疤,亲生儿子为何狠心对待。

家中臭气熏天 熏走左邻和右舍

一进入车子营村,记者就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刺鼻臭味。继续向前,在一群聊天的村民中间,记者见到了照片中的孩子,唯一不同的是,他从长发变成了光头。

记者见到小洪波(音译)时,他正在啃食一块西瓜。濮阳爱心联盟社的志愿者们看到后,赶忙撕开一包零食递给他。但是,他没有看一眼志愿者递来的零食,而是继续啃食着所剩无几的西瓜。也许在他眼中,西瓜才是最好的零食。随后,志愿者从他手中夺过西瓜,将零食塞进他的手中。初尝零食的他,边吃边笑。

随后,在邻居的引导下,记者来到了一排破旧的瓦房前。越是接近,空气中的那股臭味就越浓烈。“这就是刘振学(小洪波父亲)的家。”邻居指着刘家东侧的破旧瓦房说,原来他家两边都有邻居,自从开始养猪后,他家的臭味就没断过,最后邻居受不了这种臭味就都搬走了。副标题#e#

家庭异常拮据 收入仅靠父亲养猪和蹬三轮

刘振学说:“我今年46岁,父亲去世得早,母亲也有轻微的精神病。由于家庭状况和年龄,我也不能出去打工挣钱,只能养猪、蹬三轮。”据刘振学介绍,他们家每个月需要支付电费及其他费用近300元,单靠种地根本无法支付这笔费用。迫于无奈,刘振学只好从县城拉泔水养猪,晚上再出去蹬三轮挣钱养家。

每天晚上,刘振学都会骑上干净的三轮车去县城蹬三轮挣钱,每次都是到半夜完全没有生意了才回家。第二天睡醒后,他又会骑着泔水车去县城的大小饭店拉泔水。拉回泔水后,刘振学全家人就开始在泔水盆内挑选可以进食的东西。有邻居说:“每天拉完泔水回来,就能看到他们全家人围着泔水盆挑挑拣拣的,然后就当饭吃。”副标题#e#

待遇令人震惊 四季睡在院子里

小洪波的家,用无从下脚这个词来形容丝毫不夸张。一个不大的院子里有一间堂屋,还有一间东屋,堂屋父母住,东屋则用来养猪。东屋的对面是一个大铁笼子,笼子里面养着2条大型犬,院子的中间仅剩下一条宽1米有余的路。即便如此,路上还不时会出现挖出的泔水坑和存放泔水的盆,院子里蚊蝇满天飞。

在大门东侧的墙角里,有一片半平方米左右的空地,地面的土质十分松软,旁边还堆积着一堆破衣烂衫。“这就是小洪波一年四季生活的地方。”指着这半平方米的空地,邻居万素想说,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孩子都是蜷缩在这里睡觉。他父亲天天不在家,不是去县城拉泔水养猪,就是出去蹬三轮挣钱,往往回到家里都已经半夜了。小洪波天天被母亲锁在院子里,不让出门,邻居看不过去了就会踹开门让小洪波出来玩儿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冬天,孩子也是躲在门后面,从来没见过孩子在屋里睡觉。每年冬天,孩子的腿上都会生冻疮。冻疮烂了,伤口发炎化脓了就会黏在裤子上。开春后换衣服,都是把冬天的棉裤剪烂才能脱下来。”说到这里,泪水在邻居泛红的双眼中不停地打转。

村里人都很同情这个孩子,经常给他吃的、喝的,有时还会拿些自家孩子穿剩下的衣服给他。但是换上衣服后没几天,小洪波的衣服又会变成脏兮兮的。副标题#e#

头上满是伤疤 邻居哭诉母虐子

“我就住在他家前面,经常能听到孩子的母亲按着小洪波的脑袋往门上或地上撞,他有时被撞三四下才会发出哭声。” 每每提到小洪波的母亲,村民刘学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见到小洪波后,记者看到大大小小的伤疤布满了他的头部。“这是昨天他母亲在门上撞的。”邻居指着小洪波额头上的2个大包心痛地说。据车子营村村民介绍,小洪波的母亲共生育有5个孩子,但是只成活了2个,未成活的3个孩子都是因为他们的母亲才离开人世的。万素想哭着说:“小孩在床上躺着,孩子的母亲就会用牙咬孩子的胳膊。丝毫不夸张地说,未成活的3个孩子都是被他们的母亲咬死的。成活的孩子中,老大一出生就被孩子的姑姑抱走了。老二(小洪波)虽然一直跟父母生活,但没人引导他说话,导致孩子马上7岁了还不会说话。”

小洪波的母亲可能患有精神障碍,在记者采访时,面对村民和爱心人士指责她殴打孩子的行径,她始终面带微笑站在一旁,除此之外别无表情。一名村民说:“前几天,有人来看孩子时带了2箱牛奶,刘振学将其中的1箱给了自己的母亲。当刘振学去县城拉泔水时,小洪波的母亲就拿着棍子到隔壁院子准备殴打婆婆,吓得老人家拿着牛奶跑到路上找人求助,最后把牛奶还给了她才作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回顶部